2015-12-31

2015年結

2015年對自己而言係難忘的一年。

最高興的事莫過於在機構裡工作了十年,終於等到升職,雖然工作上仍舊忙碌,但升到中層管理位置算是達成心願。

較遺憾的事,除了少見了家人,還是與一位敬重的長輩永別,或者這就是人生。

此外,其實自己還是想回大學讀書,以及去旅行,不過大前提還是希望少點病痛以及減肥,健康實在很重要。

希望2016年做事可以更準確和速度快,減少加班,工作順利,自己和親人、朋友身心健康。

在此祝各位新年進步,Happy New Year!

2015-12-08

其實我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樣


好久無在博客寫,有時因為懶,更多時係忙。

近年來,大家在網上還是真的見到的自己,都是樂觀笑口常開愛在網上“抽水”說話可以滔滔不絕的平凡女子; 但其實,我和任何朋友都一樣,也會有陰暗面。

由2004年起轉到一間總部在北角的公營機構工作,期間一次失誤被同級排擠,即使已道歉亦一樣被排擠,那半年來的工作已有負面情緒,做甚麼事都不順利不開心,變得抑鬱不想返工和不想見任何同事,由於自己加班算多,可以拿time-off放假來逃避。

離開或者係逃離惡夢的方法,半年後轉到另一間更大型的公營機構工作,初期的上司們對這位不熟悉採購運作的新人作出教導,工作量比較能應付,壓力相對較少。然而五年多前,換了另一位上司,要求較嚴之餘亦經常追問工作進度,試過因工作問題而吵架,加上跟進的工作愈來愈多,已經感到壓力沉重和情緒變得不穩定、沮喪、甚至抑鬱,間中發夢夢到自己被追工作,加上睡得不好兼有段時間要兼顧學業,第二天返工很倦,人根本欠缺動力返工,嚴重時每日返14小時兼星期六回辦公室返工;只是當時假期太少,想放假減壓如天方夜譚。

記得某個工作夜晚被責罵後,腦海不斷地批判著自己,弄得自己精神崩潰,不想進食,然後自己看著電腦屏幕整整幾個小時不斷在嚎哭。

幸而,自己發覺得早,肯坦誠面對自己身心的壓力,容許自己不硬撐,尋求適當身心治療、家人和朋友的幫助,和轉換工作環境。

此外,自己變成重要支柱,前面有很多難關要過。

我相信,任何正在經歷低潮的人,只要肯承認自己的軟弱、不足而嘗試讓別人協助,堅持活著,沒有甚麼難關是捱不過的。

往後的新一年,繼續令自己康復,身心健康,克服每個難關。共勉。

寫於2015年12月8日生日凌晨

changedestiny微電影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8ZVQKiqLz4&list=PLKHa3rKVbSAYzAHYJbBHyD2npdtD2c2jy

2013-12-08

年。結


不經不覺,又到最愛的十二月來臨,是時候做過全年的總結,或曰「年結」。




這大半年,整個人因為工作的緣故,工作壓力大兼工作量多,情緒相當不穩導致情緒病發作,經常頭痛但不敢請病假,時常記掛工作而經常失眠,終於burnt-out。



思前想後之餘,剛巧另一位同部門但不同組員工希同樣希望調職(她的原因比我更複雜,不在此談),經過部門主管的批准,十月上旬我和那位同事的工作對調,由採購轉到行政,雖然比起採購,困難度較少,但始終剛接手兩個多月,還未算變成「熟手技工」,有些文件的處理方法仍然是邊看「天書」邊做。


不過,轉工後的明顯改變是睡前不用想太多工作的事項,約三分鐘內已入睡;以及一星期至少三至四天能和家人吃晚飯。


剛看本地新聞,報導一名理工大學公關大員疑因工作壓力大和上司工作上有分歧而跳樓輕生,他以死控訴理工大學能正視員工在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問題(Work-Life Balance)。自殺是一件愚蠢的行為,令家人和朋友很傷心和傷痛,但作為過來人而言,如果工作本身和機構不能給予Work-Life Balance,轉工甚至轉行是較可行的方法;放下身段,重新上路,又是另一番風景。當然,令員工有歸屬感和避免員工嚴重流失,機構改善工作流程和環境,營造Work-Life Balance,才能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下一步應該是開始做運動減水腫工程,因為以前食無定時、腸胃經常不適兼休息嚴重不足,身體嚴重水腫,一直以為自己是暴肥。

2014年,將會是一個新開始。



最後,今天是自己生日,祝自己生日快樂。

2013-07-15

放榜

今天係文憑試的放榜日,雖然不太清楚文憑試要考甚麼,但對於考生們臨放榜至放榜日的心情,一樣的是忐忑、不安和緊張。

 十多年前,有一位「又傻又呆」的中學生,讀書方面未開竅,校内試成績不太好,會考成績亦不太亮麗,中六之路就止步;當時考得不太好的選擇不多:重讀、自修、讀職業訓練局全日制文憑課程和就業。 那位中學生心情是惡劣的,像跌入谷底,徬徨無助,欲哭無淚。 當時家庭經濟不許可再升學,加上申請修讀職業訓練局文憑課程不成功,中學生只好收拾心情,面對現實,提早踏入社會大學謀生。 

拿著中五畢業的學歷找工作不是易事,碰壁的居多,但總算找到一份臨時的工作;自己喜歡讀書,因此決定開始半工讀生涯,由職業訓練局的證書直至兩年前完成學士課程畢業。今年二十有多仍然在學,雖然學術上無任何成就,但從來嚮往校園生活,回想從前不能直入預科入大學,走的人生路比較彎彎曲曲,不過對這位主人翁也許是好的,至少清楚自己的目標和有資格接受高等教育。  

當年那位中學生的主人翁,正是本人。 

儘管學歷不及很多朋友般漂亮,所行的路比較難行和崎嶇,但我想寄語各位朋友記住自己的夢想和目標,克服困難,自己不要輕言放棄,終會達到目標。 

又,天生我材必有用,每個人能力不同,不一定上大學才能出人頭地,行答出狀元,只要不怕辛苦,不論從事技術(如廚藝、建築)還是白領都能貢獻社會。 最重要的是做一位有用、有品行和懂得克服逆境的人,重要過做一個學術成績好的人。 人生路途上跌倒了,哭過了,最重要的是如何站起向前行。 共勉之。

2013-06-15

告白

很久沒有寫東西,一來工作實在太忙,二來自己實在不能提起勁去寫。

事先講明: 今次這篇可能會令大家擔心,但已定時覆診和服藥,亦希望各位朋友注重健康,不論心理還是生理。

八年前的六月十三日入職現時的機構工作,起初一直無有太大的異樣,病痛少之餘,工作量雖然大但自己亦承受到一定的工作壓力; 但最近的兩三年,工作量加大了,加班的次數多了長了,有時候自己私人的休息時間也要在家中工作,病痛比以前多了(但卻不能隨意請假,原因係回到機構後還是自己完成有關工作),亦因為自己的年資較大,別人對自己的工作要求高了,有時會達不到要求、收到的指示和信息不清晰或者某些人心情不佳而捱罵(不論係有理還是無理),自己要收拾「殘局」; 不斷要跟進和趕起很多的「死線」工作,精神變得抑鬱、異常緊張和焦慮,間中有點迷失,很勞累之餘又睡得不好,第二天精神狀態不太好又變得精神緊張和神經質。隨之而來的是免疫力開始下降,有burn out的情況; 持續頭暈頭痛、風疹和濕疹的病症,身心已經不能再承受如此重的工作壓力。 

好幾次,因為工作壓力太大加上被無理取鬧,晚上一個人在辦公室內崩潰地哭起來。 雖然有向較交心的同事和朋友傾訴,但時間上的問題(例如大家有自己忙著的東西),抽一點時間去傾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些朋友未必會在意,以為係一般情緒問題,沒有如此經歷和困擾,很難理解和知道如何解決。 

你們會問,何不考慮和上司談談,我只能講一般上司都是result-oriented,你不能「搞掂」交下來的工作(尤其係認定係你應做的工作),只會不停口地「催交功課」和給你很多難聽的話,很難集中精神和冷靜情緒做好工作。誰會理會和體諒你有這樣的問題? 

有些同事,過了辦公時間,身份只會是同事。 

終於鼓起勇氣看醫生,醫生診斷為焦慮症,是情緒病的一種,加上腦血清不足,必須定時覆診和服藥,但這個病是可以痊癒的。 曾經反映給相關人士希望得到改善(如調整工作和轉去其他組別工作),可是卻換來失望; 有些人不體諒自己的情況,以為自己控制不了情緒,而且情況還變本加厲。 

兩星期前某日下午,又因工作問題捱罵,想在洗手間冷靜一下,然而在洗手盆側,見到一把沒有蓋的生果刀,有一個從未有過的念頭突然閃過來,左手打算有所行動時卻聽到廁格有沖水的聲音……。 

終於,沒事發生。然而那個晚上,抑壓得太久整個人亦崩潰起來。這件事,不敢向任何熟悉的人說起,但肯定的是,這件事是對我的一個警號。 

因此早前歌手林欣彤小姐向雜誌承認患有情緒病和談及她的患病情況,未經歷過的朋友未必會明白。 

也許自己工作方面不甚聰明,也許自己總與一些人的人緣不合,也許自己力有不逮,不再適合在現時的組別裡工作。是時候調整自己的健康,轉換有關工作組別和環境,甚至考慮過全身退出現時的工作範疇,雖然現時欠缺轉工的運氣。 

擔心的是別人對自己有所歧視、中傷、被標籤和諸多留難,影響自身前途(縱然醫生提及過痊癒之後,生產力和工作能力是不會有太大影響);加上自己是家庭支柱,家庭負擔亦不少,一下子大幅度減薪未必可以接受到。 

這一刻,我真的需要多點休息,但很想有人幫助自己,告訴我還可以怎樣做。 

我只能說會積極地面對這個病,如醫生所言需要時間去調理,不過有少許信心痊癒過來。 對各位的關心,只能在此謝甚。